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发展

发布时间:2015/3/13 15:34:09

  生物医药产业是上海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型产业和支柱产业。近期,市政府参事室组织专家团队,围绕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进行调研,结果显示,在制约产业转型发展的诸多瓶颈之中,研发方面存在的问题尤为突出。

  研发投入为何占比较低

  近年来,经济和科技全球化的趋势,加快了生物医药产业在全球范围内转移的步伐,上海充分发挥区位优势、人才优势、医疗资源方面的优势,在承接国际产业转移和服务外包等方面,取得了许多业绩,已初步建成了国内生物医药的创新产品制造中心、商业中心和研发中心,扶持了近百家年产值超过2亿元的创新型企业,打造了100个销售额过亿、科技含量高的拳头产品。2012年,上海生物医药制造业工业总产值约700亿元,在全国名列前茅。

  成绩固然要肯定,对于不足之处,也要有清醒认识。与全球药品市场蓬勃发展的速度以及周边省市的生物医药产业相比,上海还有较大差距。对此,参事室课题组提出,为了真正促进本市生物医药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产业发展,应加强新药研发,而非一味仿制国外新药。

  在医药产业中,新药研发以“风险高、耗时长”著称,一般要花费数亿元、历时10-15年。如今,江苏扬子江药业等企业每年将销售额的7%-8%投入研发中,而上海的生物医药企业2008年的平均研发投入只占销售额的2.5%,2009年提高到3.6%,2010年降到2.8%,2011年和2012年接近4%,略有回升。

  业内人士表示,本市企业研发投入占比较低,主要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苏浙等地的民营医药企业发展时间较长,2006年以前,新药审批比较宽松,许多企业借此契机,实现了“低投入、高回报”,并积累了雄厚的资金。近年来,这些企业的年销售额动辄超过百亿元,对于他们来说,即使现在审批更严格、投入更大,每年拿出几亿元用于研发也并非难事,而且研发成功后推出的产品,竞争优势较强,这更使企业步入了良性循环的发展轨道。

  相比之下,上海的民企大多由国营研究所转制而来,发展时间较短,规模不大,在年销售额只有几亿元的前提下,很难有余力研发全新产品。某家中型企业表示,他们年销售额为2亿多元,开发一类新药,已耗资几千万元,更难再花费上千万元开发全新药品,为此,他们只能委托加工“医院制剂”(医院自行生产多年的中药验方,经过地方主管部门备案后只在本医院销售的药品),对于其中能有效补充市场需求、疗效较好的特色药,与医药合作研发成新药,通过这种方式来拓展新品。

  没有利润,谈何研发投入

  在调研中,有企业负责人表示,企业的研发投入来自于利润,而利润的大小,与产品的价格密切相关。如今的产品定价,主要是通过成本核算加一定的利率规定、或是通过招标采购来确定的。现有招标制度的某些缺陷,导致企业产品利润不断下降。

  这位负责人举了个例子:目前,某些国产医疗器械在安全性、有效性上,已经和进口产品没有区别,但因为历史原因,国产产品的中标价格,始终低于进口产品50%以上。近年来地方政府在对产品进行招标时,只选价格低的。国产产品由于担心失去市场,只能牺牲比进口产品更大的价格空间,来换取中标价格,导致“国货”和“洋货”的价差不断扩大。

  另一方面,在当前经济通胀情况下,国内企业的经营成本还在持续走高,诸如从海外吸引更多高端研发人员的成本、新产品上市前的大样本实验和注册成本、原材料成本、产品的推广和市场培育成本,乃至企业所在地的商业成本和税收成本等,都在大幅提升,导致企业利润进一步下降。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无论是在产品成本定价还是招标采购定价上,都应考虑国内企业的生存发展空间,否则,国内民营企业可能无法保证对研发持续投入。

  中小企业应“抱团研发”

  目前,上海乃至全国的医药产业规模普遍较小,国内医药工业中百强企业的总规模,还不及世界前三位制药企业的总规模。业内人士提出,本市中小企业搞研发时,最好还是专注于各自优势领域。如今,很多企业在进行新药研发时,往往“一条龙”走到底,结果遇到资金、管理、销售等障碍,不得不半途而废。“现在的新药研发水平越来越高,内资企业也很难和大型跨国公司抗衡,不同环节、不同区域的研究单位、生产企业必须整合资源,加强产学研合作、抱团发展。”

  市政府参事、中科院院士王恩多认为,每个企业或机构专注于新药研制的一个阶段,可以避免单个企业的战线过长,达到集聚效应,以不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如美国硅谷,通过市场机制,将好的大学、顶尖的研究所、高科技公司、优秀的投资机构结合起来,成效显著。”

  (摘自《联合时报》2014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