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区位策略视角下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9/6/20 11:06:16

  【提要】城市体系可以分为城市群和城市网络两种基本型态。前者关注城市之间的地理邻近性;后者强调城市之间的功能关联性。研究发现,当前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关联格局是长江下游、中游、上游“三个区域经济”,而不是“一个流域经济”。因此,促进长江经济带的协同梯度发展,既要强调“产业链”,也要关注“价值链”;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关联网络既要强调“硬基础”,也要关注“软基础”。

 

市政府参事 唐子来

 

  2014年《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和2016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先后指出,以长三角、长江中游、成渝城市群为主体,发挥辐射带动作用,打造长江经济带三大增长极。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进一步强调,以上海为中心引领长三角城市群发展,带动长江经济带发展。

  城市体系可以分为两种基本型态:城市群关注城市之间的地理邻近性;城市网络强调城市之间的功能关联性。城市体系发展既要强调城市作为场所空间的地理邻近性,也要关注城市在流通空间中的功能关联性。城市关联网络的本质是城市之间的经济联系,企业是城市关联网络的“作用者”,众多企业的区位策略界定了城市关联网络。本文从企业区位策略视角,识别和解析长江经济带的梯度发展格局和城市关联网络,在此基础上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

  一、长江经济带的梯度发展格局

  国际智库“全球化和世界城市”(简称GaWC)依据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175家世界知名公司(称为GaWC175)的全球关联网络(基于企业总部和各级分支机构在各个城市的分布格局),测度360个城市在高端生产性服务业中的全球网络关联度,表明各个城市在全球经济网络中的作用和地位。2018年GaWC175榜单上共有38个中国大陆城市,包括15个长江经济带城市(见表1),由此可以识别长江经济带的梯度发展格局。

表1 2018年GaWC175榜单上15个长江经济带城市的全球排名和层级

全球排名

  层级

长江经济带城市

长江下游区域

长江中游区域

长江上游区域

  6

  Alpha+

  上海

   

  71

  Beta+

   

  成都

  75

  杭州

   

  94

  Beta

  南京

   

  95

 

  武汉

 

  105

  Beta-

   

  重庆

  112

  苏州

   

  122

 

  长沙

 

  161

  Gamma

   

  昆明

  173

  合肥

   

  217

  High sufficient

  宁波

   

  249

  Sufficient

 

  南昌

 

  283

   

  贵阳

  292

  无锡

   

  360

  南通

   

  上海一枝独秀,层级和排名都显著高于长江经济带的其它城市;杭州和南京作为长江下游区域的经济发达省会城市,与长江上游区域的中心城市成都、长江中游区域的中心城市武汉基本相当;苏州作为江苏省的副中心城市,与长江上游区域的中心城市重庆、长江中游区域的湖南省会城市长沙基本相当;合肥作为长江下游区域的经济相对落后省会城市,与长江上游区域的云南省会城市昆明基本相当;宁波作为浙江省的副中心城市,层级和排名高于长江中游区域的江西省会城市南昌、长江上游区域的贵州省会城市贵阳,后两者与江苏省的经济强市无锡、南通是基本相当的。综上所述,上海既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城市,又是长江下游区域的中心城市;长江下游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明显高于中游和上游区域。

  依据2014年国家工商总局的注册企业数据库,基于企业总部和分支机构在各个城市的分布格局,各个城市的合计总关联度(合计总关联度=企业总部所在地发至分支机构所在地的外向关联+分支机构所在地发至企业总部所在地的内向关联)同样印证了长江经济带的梯度发展格局(见表2)。

表2 基于企业关联网络的长江经济带主要城市的层级识别

 

 基于合计总关联度的城市层级

合计总关联度

第一层级

第二层级

第三层级

 长江

 下游

 区域

  上海

   

  98

 

  杭州

 

  22

 

  南京

 

  19

 

  苏州

 

  18

 

  宁波

 

  12

   

  无锡

  8

   

  合肥

  7

 长江

 中游

 区域

 

  武汉

 

  13

   

  长沙

  6

   

  南昌

  5

 长江

 上游

 区域

 

  成都

 

  22

 

  重庆

 

  15

   

  昆明

  6

   

  贵阳

  4

  二、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关联网络

  同样是基于2014年国家工商总局的注册企业数据库,可以考察长江经济带的各个城市群内部的城市关联格局、各个城市群之间的城市关联格局、长江经济带城市和非长江经济带城市之间关联格局。

  研究表明,长江经济带三大城市群内部已经形成城市之间的紧密关联,并且显著高于长江经济带城市和非长江经济带城市之间的关联,而省域内部城市之间的关联则更为优先,但三大城市群之间并未形成城市之间关联格局。以长三角城市群为例,上海、杭州和南京的核心关联腹地和次级关联腹地都是长三角城市;合肥位于长三角边缘部位,核心关联腹地是长三角城市,但次级关联腹地包括南昌和北京。

  综上所述,当前,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关联格局是“三个区域经济”(长江下游区域、长江中游区域、长江上游区域),而不是“一个流域经济”。对于长江经济带的区域经济空间的一项研究表明,企业的区域化布局趋向是长江经济带的三大城市群内部形成紧密关联的主要动因。以上海通用汽车为例,在上海设立企业总部、动力总成和总装基地,其配件供应则集中在周边地区;雪佛兰品牌的80%配件企业位于上海300km交通圈内,90%配件企业位于上海500km交通圈内。

  三、促进长江经济带的协同发展

  1.长江经济带的梯度发展格局既要强调“产业链”,也要关注“价值链”。

  经济全球化导致城市体系转型,以“产业链”为特征的空间经济结构正在转变成为以“价值链”为特征的空间经济结构,后者可以大致分为管理和控制(如总部经济、金融中心和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研究和开发、制造和装配等价值区段。从企业区位策略视角,长江经济带的产业发展在流域层面和区域层面都呈现出明显的梯度格局。上海位于第一层级,杭州、南京、成都、武汉、重庆位于第二层级,其它城市分别位于第三或第四层级。基于长江经济带的梯度发展格局,既要强调“产业链”,也要关注“价值链”,在流域层面和区域层面上形成“产业链”和“价值链”相互匹配的层级关系。正如《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所指出的,以上海为中心引领长三角城市群发展,带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上海应当更好地发挥向外连接全球网络和向内辐射流域腹地的“两个扇面”作用。

  2.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关联网络既要强调“硬基础”,也要关注“软基础”。

  如前所述,当前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关联格局是“三个区域经济”,而不是“一个流域经济”。一方面,既要优化各个城市群内部的城市关联网络,也要强化各个城市群之间的城市关联网络;另一方面,既要强调城市关联网络的“硬基础”,也要关注城市关联网络的“软基础”。城市关联网络的本质是城市之间的经济联系,而交通联系为经济联系提供必要的“硬基础”。《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统筹铁路、公路、航空、管道建设,加强各种运输方式的衔接和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增强对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支撑力。“长江综合立体交通廊道”应当促进长江经济带的三大城市群之间的城市关联网络,这是有待观察的区域经济空间格局的演化趋势。同时,城市关联网络的“软基础”也是十分重要的,政府应当在体制和机制方面提供必要的公共产品,特别是互利共赢的区域治理模式,促进各类市场要素的自由流动,既要优化各个区域内部,也要强化整个长江流域的城市关联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