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创新、先行与发展

发布时间:2016/11/29 11:16:15

市政府参事 吴大器

  【提要】在上海“四个中心”建设中,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具有核心引领作用。“四个中心”融合发展可在几个方面进行重点突破:地方立法与业界自治、航运金融发展、建设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会计生态系统。

  首先,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是国家战略,是跨越世纪的系统工程。其次,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是上海自身发展的选择。国际金融中心是引领国际化城市发展的引擎。第三,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契合中央最新提出的理念,是协同五大理念的抓手。

  一、确立金融在上海“四个中心”建设进程中的核心功能定位

  (一)上海四个中心的内涵及内在联系

  在统计规律视角下,国际金融中心引领作用居首,国际航运中心次之,国际贸易中心稍后。国际金融中心与其他三个中心息息相关,三个中心的发展自然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形成。

  “四个中心”之间相互促进,相互支撑发展。国际金融中心受其他三个中心发展影响很大,有推动作用,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的经济中心主体发展带动其他三个中心发展。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是以服务实体经济,推动航运产业、服务产业、科技产业发展的核心型建设,金融业的发展推动国际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的发展。四个中心的建设发展是以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为方向,以国际经济中心的确立为目标,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发展为核心的相互协助,相互促进的全面发展。

  (二)发挥金融中心的“核心引领”任重道远

  1.拦路难点:人民币要成为真正的国际化货币还面临很大困难;金融机构集聚度与纽约、伦敦相比还比较差;上海金融市场广度深度不够;法制环境、金融立法仍有有空白。

  2.发挥金融中心“引领作用”的优化做法。

  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方面,完善航运金融服务功能体系,完善航运金融,加快发展航运保险业务,探索发展航运衍生品市场;在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方面,推进并完善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推动离岸金融服务与离岸贸易的结算。

  (三)“四个中心”融合发展的若干重点突破

  1.地方立法与业界自治。金融法治环境是金融中心建设的基础支撑,强化法治环境中的地方立法要加快步伐。金融法治监管的地方立法范围要包括行政审批、纠纷解决、试验区域等。地方立法要有综合性。在国际金融领域,业界自治是个规律,而在国内,上海在这方面居领先地位。陆家嘴金融城可以在体制创新上着力,开展政府管制下的业界自治试验。

  2.发展航运金融,助力航运中心服务转型升级。

  航运金融的发展可促进资源配置,希望能聚焦政策突破,包括大部制改革、税收、海事国际仲裁等。壮大航运基金运作模式,走出银行是主体融资的局限,发展航运银行基金,发展航运金融衍生品。金融经济驱动航运技术创新,可借鉴新加坡技术创新模型实施大航运产业链,实施航运智能战略。组建航运战略政策研究库。

  3.建设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会计生态系统。

  每个国家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有其匹配适用的监管标准。比如说,前一段我国证券市场采用的“熔断”机制,结果反而起了反效果,这就是不匹配的表现。通常在发达国家,当发生问题时,会计准则更多地向金融监管上靠拢,而不是互相接近。

  在混业经营成为金融业发展主要潮流时,风险也日渐增加。我国一直实行分业经营,但现在也在向混业经营发展。面对这一趋势,提升和加强会计功能,特别是因企而异,着力管理会计在风险防范上的程序建设至关重要。

  金融市场全球化的发展,加快了风险在不同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之间的传导速度。要着眼公众公司的视野,努力寻找债权人和股权人之间的平衡点,而会计准则与金融监管的齐心协力,则是金融、经济健康向前、不可或缺的保障。

  因此,会计支撑是优化上海四个中心建设运行秩序的基础。需要延伸会计职能的协同范畴,适配监管与服务,优化核心功能运行秩序的协同、互通,形成“联席会议制度”。建议:优化会计实施三大转型的战略布局;选择监管模式中提升会计作用、功能的“先行先试”相应内容;设立“会计准则实践”的试点单位,研究金融市场、会计保障的互动规律;启动金融中心建设与会计生态系统建设的关联型国际比较研究项目;适时建立上海浦东“国际会计交流、培训、研究中心”建设操作实验平台;推进按年发布“金融中心建设中的会计作用与效果”白皮书工程。

  二、2016供给侧改革下的上海金融“创新、先行、发展”展望

  (一)金融创新助力供给侧改革

  1.供给侧改革是发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长期行为。

  需求是主动力,供给是决定性因素。面临的现状是高质量的供给不足,需要结构优化调整。中国经济当下步入“新常态”,“新”已明朗,“常”远未实现。这就需要我们万众一心,打造新的动力体系。在供给侧七大要素(劳动力、土地、自然资源、资本、科技、制度、管理)中,前三项明显支撑乏力,引领新常态需要后三项的系统提升。深化金融改革,需要间接、直接双管齐下推进融资产品多样化,以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升级。注重创业创新,需要健全、依靠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

  2.金融创新要分类而行,协同推进。

  供给侧改革要科学细分金融类别,特别对三种主要类别,要认真区分,分别对待并协同推进。

  第一类是为供给侧改革战略目标服务的金融创新:支持“三去一降一补”解决,绝对过剩与结构性过剩并购重组。第二类是化解金融体系自身风险必需的金融创新:推进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开放金融市场。第三类是构建金融体制、机制必需的金融创新:从混合所有制着手金融机构的分解和重组,金融监管创新。

  3.坚持金融体系的核心——市场化发展。

  系统化始终是金融体系的核心,即使2016年上海金融市场被动性成为常态,金融体系市场化进程仍应该坚持前进。今年上海股市和资本市场的两个趋势值得关注:即中国公司在境内和全球参与的并购热潮,中国企业连续走出国门实现全球配置资产。实体经济与金融、资本对接中的碰撞和冲突,小股东或许能有更多的机会等都将是2016年市场化带来的新看点。

  4.金融创新要和提高效率适配共进。

  互联网金融发展迅猛,但表达不够准确,用新金融取代恐怕更加恰当,可以更好地科学定位,循序认识。新金融在填补传统金融大量市场空白中,对其监管滞后带来最能获利的创新业务存在较大的风险值得重点关注。注重金融创新和提高效率适配共进会成为评价衡量金融创新的重要标准。只有持续利用技术壁垒,不断提高自己效率,才是金融创新的正能量。

  (二)双自联动,金融先行,支持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顶层设计

  目前我国的四个自贸试验区中,只有浦东是作为一级政府来进行自贸区试验改革的。浦东新区政府和浦东自贸区管委会是二合一的。从这个角度看,自贸区的试验改革,包括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实质上都是政府自身的职能转变,具有先行先进的特性。

  2016年的工作举措:推动设立民营银行;争取投贷联动创新试点在上海落地;研究设立上海科技创新基金;筹备成立大型政策性担保基金;推动科技保险产品和服务创新;促进金融机构对接科技企业需求。

  (三)区块链技术的“横空出世”和国际借鉴

  区块链可理解为一种全民记账的一种技术,即一种分布式记账技术,其实质上是去中心化、可信任。这一技术在金融行业的交易所、保险、基金、众筹均有应用空间。目前,在国际上已引起发达国家重视。比如,英国央行组成专门研究团队,发表区块链行业报告;美国斯达克投入研究,开发多种区块链条约,推动去中心化的证券交易市场发展。根据分析,区块链技术对涉及的内容方法具有颠覆性效应,有改变以往传统的可能。

  因此,对区块链技术推广应用价值需要有个系统思考。我们要深刻认识区块域链技术推广应用后的颠覆性作用;科学界定区块链技术应用后对系统集成环节的影响及相应变化;审慎梳理区块链技术循序渐进的过程,避免风险;综合统筹国际借鉴、中国现状、地域实情,优化务实见效的应用流程。

  上海可以对区块链技术在部分金融领域应用型设计进行研究,比如区块链技术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应用设计,在股票发行注册改革中的应用设计,在完善上海地方金融综合监管体系中的应用设计,在支持实体经济、小微企业体系中的应用设计,在新金融体系中风险防范的应用设计等。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创新、先行与发展是二十年磨剑,十年聚焦,风光正好。未来五年是国家战略能否实现的关键时刻,可谓重任在肩,风景无限。供给侧改革会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创新、先行与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以先行者、排头兵的勇气,攻坚克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目标一定能如期实现。

  (根据4月12日市政府参事室与上海图书馆联合举办的“智库的声音——国计民生参事谈”系列讲座录音整理,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