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上海自贸区应对TPP知识产权挑战的形势与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6/11/29 11:25:17

市政府参事 杨洁勉

  【提要】TPP涉知识产权条款的高标准将强化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国际经贸领域的话语权和竞争力。为应对TPP知识产权高标准的挑战,上海宜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管理体制、优化工作重心、探索知识产权管理和服务的新领域,转变知识产权工作重心,提升知识产权转化率,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

  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以下简称“TPP”)谈判在2015年年底达成协议,将对亚太区域的经贸与投资环境产生深远影响。TPP涉知识产权条款的高标准将强化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国际经贸领域的话语权和竞争力。此类条款必将产生制度溢出效应,将对我国对外经贸投资格局带来严峻挑战。鉴于上海自贸区在我国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的先锋作用,为应对TPP知识产权高标准的挑战,上海宜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管理体制、优化工作重心、探索知识产权管理和服务的新领域,并须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

  一、TPP涉知识产权条款对上海自贸区知识产权工作的主要挑战

  (一)TPP知识产权高标准凸显了进一步深化自贸区知识产权管理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1.虽然上海在探索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专利、商标、版权“三合一”知识产权管理体制已初显成效,但目前知识产权局仅实际管理专利业务,商标等业务尚由工商局等机构管辖。这一状况制约了知识产权管理效能的发挥。

  2.在知识产权执法方面,自贸区还存在知识产权法院、知识产权仲裁院、海关等多元执法机构,多头执法格局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知识产权执法效能的提升。

  3.由于自贸区海关对入境货物免于办理进出境手续,而采用“先放行,后报关”模式,因此增加了对过境转运货物知识产权保护的难度。由于TPP规则中的边境执法适用于过境货物,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海关放行过程中的知识产权保护风险。

  (二)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新领域探索尚显不足

  网络空间知识产权保护是未来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领域,当前与网络相关的知识产权侵权现象时有发生。TPP涉知识产权条款对网络空间知识产权保护提出了较高要求,尤其是与网络传播有关的著作权、网络黑客行为产生的知识产权窃取等。此外,还涉及网络域名和地理标志等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目前,自贸区知识产权保护尚未有效触及这些新兴领域,因此这些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对自贸区的知识产权管理与创新带来较大挑战,也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对我国经常性的指责和刁难所在,未来需进一步加强探索与创新。

  (三)知识产权管理的“重保护、轻转化”现状无法适应参与国际知识产权竞争的需要。

  上海知识产权管理存在的“重保护、轻转化”的现象无法适应即将到来的知识产权国际竞争的需要。目前,上海专利转化率过低(仅为8%-10%)。其主要原因在于:1.大量专利来自于高校与科研院所,专利申请人往往出于晋升职称的考量申报专利。2.在专利的市场化进程中存在信息不对称现象。3.相关专利转化平台的专业人才不足。4.部分专利的申请不是以创新发展为导向,而意在钻市场空子。目前,大批“沉睡专利”增大了其他创新型企业进入市场的成本。发达国家已对我国存在大量“沉睡专利”表示担忧,认为中国企业可能利用掌握的“专利”讹诈外资企业的“侵权费”。国内已出现苹果公司被判外观专利侵权的案例。日本政府为此甚至专门推出“专利保险”制度,以应对日资企业在境外遭遇专利侵权讹诈。

  (四)自贸区知识产权人才建设亟待加强

  尽管上海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重镇和人才集聚高地,但在知识产权人才建设方面,尚存一些不足之处,无法适应TPP知识产权高标准所带来的国际竞争:

  1.缺乏同时具有精深专业知识、娴熟外语技能和丰富商业历练的高端复合型国际化人才。

  2.人才供给与实际需求脱节。虽然高校知识产权专业人才培养规模较大,但其培养模式及毕业生的专业知识结构尚无法满足当前市场需求,供需结构性矛盾使得知识产权经营管理人才严重不足。

  3.研究知识产权问题的智库数量十分有限,从业人员较少,知识产权智库通常倾向于各自为政,资源整合有限,“弱、小、散”现象比较突出。

  4.人才储备不足。由于知识产权人才储备不足,上海自贸区知识产权服务业产业聚集效应尚未形成,因而难以为自贸区的创新发展提供全方位的专业化服务。

  二、政策建议

  (一)进一步优化调整知识产权管理体制

  1.需进一步完善我市及自贸区知识产权管理体制,推动形成专利、商标与版权“三合一”管理体制,提升知识产权管理效能。

  2.须明确相关司法机关在知识产权执法方面权责关系,尤其应避免多头执法产生的推诿和低效现象。宜建立必要的联系机制,形成多方执法联动格局,建立包括知识产权行政、司法和社会中介机构在内的“多元一体”的知识产权管理协作体系。可在自贸区内就知识产权执法进一步探索建立多头主体的类似“联席会议”的协作制度,增强业务协调,优化分工合作。

  3.宜优先海关知识产权执法,提升监管环节主动执法。应突出海关知识产权执法的优先性,加强对转运货物的知识产权监管能力建设。需探索大数据技术背景下的知识产权主动监管模式。以TPP关境措施为依据,探索海关知识产权信息系统的建立,探索针对不同进出境商品,建立与相关海关编码相对应的知识产权目录,并与主要国家和海关建立数据业务联系。

  (二)积极探索知识产权保护的新领域和新思路

  1.应将网络空间知识产权保护作为改革探索的重要领域。通过改革试验的“网络空间扩围”,打破传统地理空间的局限。尽管网络空间内的知识产权保护短期内超越了自贸区知识产权监管的权限,但自贸区是一种具有政策试验功能的特殊区域,未来可以超越传统治理思维,开展新兴领域的改革试验。针对TPP涉网络空间条款,自贸区可以推动网络空间治理的先行先试,如可探索金融数据存放,增强对网络空间的知识产权监管。

  2.应加强对“非专利实施主体”(NPE)的有效监管,避免NPE公司的泛滥发展对后续企业形成创新壁垒。一是在注册登记环节,对NPE机构进行分门别类注册登记,对企业所有非自主创造行为的专利经营活动进行登记。二是在专利管理和司法保护环节,针对NPE专利获得期与专利保护期之间设立一定时间缓冲。三是对NPE公司长期持有,但无法实现产业化和商业化且影响其他企业市场进入的专利进行特别规制。如对同类技术已在市场上获得技术运用多年,可特别规定NPE公司无权进行侵权申诉。

  3.积极探索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专利保险等知识产权金融创新措施,营造和完善知识产权经营管理体系。

  (三)转变知识产权工作重心,切实提升知识产权转化率

  应进一步整合、培育知识产权交易平台,强化其服务功能:

  1.需引进和培育社会中介机构,完善和充分发挥知识产权服务平台的中介功能。

  2.可探索专利服务平台的体制改革,拓展服务平台的所有制形式,强化其市场服务效能。

  3.应在现有“上海知识产权公共服务平台”基础上,加强专利信息披露和交易展示功能,探索提升该专利服务平台对国内其他地区的辐射能力。

  4.宜采用“引进来、走出去”的形式,提升上海知识产权交易服务平台的国际化水平。

  (四)加强知识产权专业人才队伍建设。

  应着力培养一批具有复合型知识结构、熟悉国际事务和国际规则、具备国际视野和战略思维的高层次人才。

  1.强化高校对知识产权人才建设的基础性支持作用,着力培养以技术为背景、法律为基础、管理为目的的应用复合型人才。推动建设以企业需求为导向的知识产权人才培训基地,以企业为平台,通过企、学、政合作培训企业的知识产权工作人员。

  2.在应届毕业生和人才引进对象的落户政策等方面,宜给予知识产权专业人才与其他紧缺专业人才同等待遇。如目前法学专业中的民商法学、刑法等专业毕业生以及法律硕士均可享受落户加分,然而,体现科创中心发展需求的知识产权专业却不在“紧缺专业”之列。再如在“居转户”政策中,甚至房产经纪人尚在加分之列,而专利代理人却被排除在外。政策设置不合理进一步导致人才资源配置不合理。

  3.大力建设知识产权智库,促进知识产权人才集聚。重点发展高校知识产权智库,同时积极培育民间或社会知识产权智库。一是建立知识产权决策咨询政府购买服务机制,在政策层面上将知识产权智库引入知识产权相关重大问题决策过程之中。二是组建学术研究中心、咨询公司、营销公司和媒体等机构组成的混合型知识产权智库。重点强化对TPP涉知识产权条款的研究。三是鼓励支持知识产权智库研究人员到政府部门或企业等基层部门挂职锻炼,在知识产权智库与党政机关之间实现人才双向流动。

  4.利用国际化渠道强化对知识产权专业工作者的职业培训。一是鉴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将于2017年在上海建立知识产权学院,应鼓励与支持知识产权相关专业人员参加培训,并促进中外受训人员的交流。二是以每年一度的上海国际知识产权论坛为契机,拓展上海知识产权专业人员与中外知识产权界的交流空间。三是积极探索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他国知识产权行政与执法机构建立常态化的交流合作机制,为拓宽包括知识产权法院的法官、知识产权交易服务平台工作人员等专业人员的国际视野提供新的平台和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