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贸易便利化协定框架下上海自贸区现状及展望

发布时间:2017/12/20 17:21:16

市政府参事 金亦民

    【提要】贸易便利化面临巨大挑战,但趋势并没有停滞,贸易便利化更加需要深层次的改造。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在实践中相继推出了各种促进贸易便利化的措施,以期为中国未来国际贸易活动创造一个简化的、协调的、透明的和可预见的环境样本。自贸区内的贸易便利化更强调通过简化程序、统一标准规范、增强透明度,从而优化流程、减少限制,降低国际贸易活动中的交易成本,促进货物和服务的自由流动,形成一种可复制可推广的长效机制。通关和跨境制度是贸易便利化的核心,未来的贸易便利化制度的设计仍需要政府加强顶层设计,推动流程再造,建立一套完整的具有普适性的贸易便利化制度。

    一、引言

  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推动了世界经济和贸易的发展。然而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个国家开始抵制由经济全球化对本国国内产业产生的威胁,贸易保护主义倾向甚嚣尘上。在危机面前,一些国家并不是采取进一步开放的措施而是采用较为封闭的政策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贸易便利化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但贸易便利化的趋势并没有停滞。

  2015年9月4日,国务院作出接受世界贸易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以下简称“协定”)议定书的决定。该《协定》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参与并达成的首个多边货物贸易协定。可以预见,中国将大力加快贸易便利化进程,使进出口货物变得更加便利。

  贸易便利化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目前,人们更多地从广义范围(即影响贸易交易的整个环境)来考虑贸易便利化问题,这几乎包括了贸易过程的所有环节,其中通关和跨境制度是问题的核心。贸易便利化可以归结为四个方面:一是简化(必要时消除)各种程序和手续,尤其是进出口和运送货物相关的程序和手续;二是协调各种适用的法律和规定;三是改进和标准化各种基础设施和设备,包括运输和海关、检验检疫等监管部门的设备;四是将各种信息相关定义和要求标准化和一体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来看是贸易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但更多的是贸易便利化。在“2014 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表示:自贸区的终极目标是贸易便利化,从基础上来讲,要使自贸区回归最根本的两个功能和意义,即贸易便利化和建立符合国际最新标准的经济贸易体制规则。

  二、上海自贸区的贸易便利化现状

  (一)主要做法和措施

  自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各贸易监管部门相继推出各种促进贸易便利化措施,包括简化各种程序和手续;改进和标准化各种基础设施和设备;将各种信息相关定义和要求标准化和一体化等等;以期为国际贸易活动创造一个简化的、协调的、透明的和可预见的环境。目前,已实施的促进贸易便利化举措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减程序,加速通关促发展。海关推行了批次进出集中申报、区内货物自行运输、简化通关作业随附单证、统一备案清单和先进区后报关等一系列制度以简化通关程序和手续。检验检疫同步实施预检验及核销管理制度,全面推进“快检快放”、“即查即放”的创新驱动模式等措施。在这些措施下,自贸区改变了原来一线进境货物先报关再入区的通关作业流程,允许货物凭舱单信息进区,同时根据企业预检验需求,在货物出区进口时快速核销验放,不重复实施检验,实现了自贸区内的入境货物直通入区,通关流程缩短了50%。

  在此基础上,针对自贸区内的新兴产业,监管部门给予了更多关注,简化程序,大力支持。例如全球维修产业监管制度。改变了原有进口维修用旧机电的行政许可方式,对自贸区内全球维修企业进口的维修用旧机电产品,在企业资质评估的基础上,采取简易备案、取消装运前检验等便捷措施,极大促进了全球维修产业在自贸区内的发展。

  2.放权力,精简审批求创新。政府监管部门的简政放权可以说是促进贸易便利化的重要环节。在上海自贸区,政府部门在法律框架下,不要政策突破,要制度创新。通过了审批权下放、让渡管理事权、负面清单管理、风险管理、第三方检验结果采信等措施,精简审批事项,减少审批层级,简化审批流程,实现社会共管、企业自管、行业协管。为自贸区内企业发展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例如:第三方检验结果采信制度。充分参考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发布的“合格保证”系列标准的要求,对国家认可的第三方检验机构的检验结果实施符合性评估,建立“合格假定+符合性评估”为合格评定程序的采信模式,使进出口货物质量安全检验放行模式与国际通行做法和发展趋势接轨。

  3.搭平台,拓展功能强规划。紧紧依托港口发展,自贸试验区不断深化功能拓展,在全新的贸易便利化监管政策下,初步实现了资金流、信息流、物流自由化。一是搭建保税展示交易平台,推出国内首个采取“前店后库”运作模式的进口高端消费品保税展示交易平台。二是建立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平台,目前,国内首个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平台“跨境通”已正式上线运行。三是积极拓展国际中转集拼功能。DHL北亚枢纽在浦东机场启动航空快件国际中转集拼试点,在国内首创国际航空快件拆拼箱中转业务。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在近三年不断的试验、评估、优化的过程中,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推动贸易便利化的举措,并形成了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但仍需要继续不断完善相应体系,构建一套完整的具有普适性的贸易便利化促进系统。

  近年来由于受到世界经济低迷、口岸货运基础设施布局较为分散、信息化体系不完备等客观因素的制约,上海自贸区发展瓶颈初现:

  1.口岸通关政策制约。长期以来,我国通关政策将对进出口货物的监管把关职能主要集中在口岸完成,导致货物在港时间较长且无法进行估算。同时,缺乏对外公布的标准化操作程序,不符合WTO透明度原则。此外,由于监管法律法规的制约,许多新兴贸易方式例如鲜活货物过境中转等无法有效开展。

  2.信息化体系不完备。目前我国物流尤其是航空物流存在信息建设发展不平衡、信息系统设备互不兼容、信息无法共享等问题仍较为突出。在目前的通关模式下,企业需向不同的口岸监管部门提交大量的资料与文件,而各口岸监管部门均有其单独的系统(人工或电子)及文件要求,造成了企业需面对繁琐的通关手续和重复的运行成本。

  3.区港一体化功能不明显。世界上很多著名港口如香港港、新加坡港、鹿特丹港、汉堡港等都把实行特定区域内贸易、关税和物流便捷运作的自由贸易区或自由港政策作为重要手段,高效地进行区港联动,以谋求国际枢纽港地位。而上海自贸区的规划虽含口岸和特殊监管区,但不论是行政管理还是具体业务运作,仍以口岸货和保税货的政策独立运行,区港一体化的功能没有得到很好的协调、开发。

  三、贸易便利化协定框架下自贸区的未来展望

  如前所述,贸易便利化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进一步优化管理方式、推行便利化措施、完善口岸建设、畅通口岸监管部门的协同,与WTO贸易多边化协定无缝对接,营造更便捷的进出口货物通关环境迫在眉睫。

  1.进一步创新口岸行政管理制度,着手建立与当前空港物流相适应、与国际通行惯例相接轨的监管体系,实现政府职能转变的自我创新和发展。与此同时,系统化的流程再造显得尤为必要,涉及各个环节的监管部门应建立起一个快捷有效的协调机制,加强基础调研和顶层设计,构建在政府层面上的有效的信息沟通和决策协调机制,简化程序和手续,优化贸易流程。打破现有的监管模式,变“串联式”监管为“并联式”监管;根据不同商品风险采取的不同监管模式,尽可能将监管措施前推或后移,最大限度的减少口岸监管环节和时限。强调WTO透明度原则,细化、规范进出口管理法律法规并对外公布。以此实现《协定》中提出的“公布进出口程序信息;加速对低风险货物的放行;对经认证的贸易商提供降低单证要求和查验比例”等要求。

  2.加快物流信息化建设。此次《协定》中明确提出“单一窗口”建设要求。因此应进一步推动大数据信息统一平台的建设,促进信息实时流动,消除信息不对称,建立高效完整的“单一窗口”信息平台。以降低货运成本,提升物流效率为目标,融合物流企业、货主企业、政府部门、服务机构等的需求,建立起数据充分交流与共享的信息化平台。设计出以“一站式”、“门到门”服务为特征的一体化物流解决方案,为客户企业提供系统化、实时化、智能化、个性化的综合物流服务,使得物流功能延伸向供应链管理。

  3.协调开发区港一体化功能。依托空港优势,通过电子手段,打破物理围网,使得所有围网内享受相同政策,实现保税区与口岸的区港一体化运作。

  4.建立相应评估机制,对试验、试行的举措进行全面评估,包括可能涉及的风险,措施的有效性,根据评估结果,适时调整措施,完善制度。贸易便利化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政府、企业及贸易商在改善贸易环境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因此制定相关贸易便利化政策要注重加强二者的合作,依法管理对外贸易,继续清理和取消行政审批项目,简化审批程序和手续,提高贸易政策与措施的透明度,加大对相关贸易政策的公布、评议、听政范围,听取行业、企业、个人的意见,改善对外贸易环境,提高服务和管理效率。

  《贸易便利化协定》是我国深化口岸改革,降低贸易成本,提高企业竞争力,促进新型贸易业态发展的重要契机和举措。我们要迎难而上,顺势而为,以“刮骨疗伤”的勇气和决心,减少不必要的贸易障碍,全方位、多层面地促进自贸区贸易便利化开放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