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孙海鸣:用经济学的逻辑方式为上海蓬勃向上建言献策

发布时间:2017/12/20 17:19:00

  在静安区巨鹿路一条弄堂深处,有一座典雅别致的老洋房。门外马路上车马喧哗,老洋房庭院内却一片幽静。这里,就是被称作“政府智囊团”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的所在地。

  在老洋房三楼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采访的主角——孙海鸣。30多年的职业生涯,使孙海鸣拥有无数的头衔,中国工业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上海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校长、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研究专家委员会专家……

  去年11月,作为一名经济领域的专家,孙海鸣从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手中接过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的聘任证书,和其他8名各领域的专家、学者成为了新一批参事。

  一次“歪打正着”的志愿填写

  1956年出生于上海的孙海鸣,受当时特殊背景的制约(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废除高考制度),中学毕业后并没有再进行学术上的深造,而是进入了工地,做起了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

  “我一共做了5年的工人,一开始先是帮忙涂油漆,后来在建筑工地上做起了机修工。依稀记得,当时我连装混凝土的翻斗车都能修,大吊车的零件都会安装。”孙海鸣回忆到,耳濡目染、熟能生巧,5年的时间也渐渐把他练成了老师傅,但在孙海鸣的心里,一颗奋发向上的心一直在躁动。

  1977年10月的一天,广播里传来恢复全国高考制度的消息。于是在1979年,孙海鸣和许多人一样走进了高考的考场。“当时我考得分数比较高,我记得上海的录取分数在287分左右,我考了356分。我知道进大学是肯定的,但学什么专业我还一直在考虑。”孙海鸣坦言,当时高考制度是拿到分数后再填志愿,虽然自己喜欢历史、哲学,文学等专业,但最终还是听从了哥哥的意见,选择了工业经济学。

  虽然没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但孙海鸣对经济学却并不陌生。“平时我读书也比较广泛,为了扩充知识面,我也有阅读经济学的相关书籍。高考前一年,我就已经开始阅读《资本论》等经济学的书籍了。”孙海鸣介绍,他一直保存着1978年买来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当时这本书才1块多,我一直把发票保留着,夹在书中。”

  《资本论》奠定逻辑思维

  “中国人民大学的本科教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采访中,孙海鸣一直提及这个观点,在他看来,正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四年的本科学习,让他初步尝到了经济学中的逻辑美感,同时,多样化的课程安排也奠定了他自己的学科发展基础。

  1979年,孙海鸣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当时的工业经济系包括工业经济、工业管理、企业管理和工业技术等,所涵盖的专业内容十分丰富。“从学习内容上来看,工业经济专业现在已经大致分为产业经济专业和企业管理专业。”孙海鸣介绍,他读书的时候课程非常多,一周有32堂课,除了工业经济、企业管理等专业课,还学过机械制图、工程力学、冶金、发电等综合工业技术课程。

  这期间,让孙海鸣印象最深的就是《资本论》的学习,他笑言到,考试的时候,老师会带着三卷四本《资本论》,放在桌上抽条考试,整书背出只是基础,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才是关键。

  “当时人民大学出版的《政治经济学概论》教材,是市面上研究最深、讲解最透的版本之一。其中,给我的最大收获就是,它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教会我理解抽象和具体、历史和逻辑相统一的思辨方法,让我意识到逻辑结构的美,受益一辈子。”孙海鸣娓娓而谈到。

  “学以致用”的教学模式

  1983年,本科读完后的孙海鸣回到了上海,考取了财经学院(现上海财经大学)的研究生。1986年,由于当时教学环境的需要,硕士毕业的孙海鸣理所当然地留校,做起了教师工作,而这一做就是长达30多年。

  当老师以后,孙海鸣琢磨着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教。5年的工人经历,加上求学时所接触的应用学方面的知识,让孙海鸣认识到,要让学生们真正记住所学的内容,必须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1984年,在就读研究生期间,孙海鸣带了14名研究生(10名财大研究生、4名人大研究生),应邀去云南298兵工厂做企业管理诊断;与此同时,孙海鸣还带几名财大学生,为之前工作的建筑工程队做企业诊断。这样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育方式,也形成了孙海鸣教学生涯中的特色。

  1988年12月,留校任教2年半后,孙海鸣被评为副教授;1993年6月,又被评为正教授。而后,孙海鸣也顺着学院教学的路线一步一个脚印地发展。1991年被提拔为工业经济系副主任;1994年任职财经研究所所长;1998年创立“区域经济学”博士点;2002年,担任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学院院长;2005年7月,担任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2009年,调任上海外贸学院院长;2013年,上海外贸学院改名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继续担任校长。

  参事“上手”初体验

  距离上海市人民政府仅两公里多,可以直接向政府高层建言献策,这表明了参事与政府的“近距离”,却也在普通民众的心里增添了一份神秘感。参事们都做些什么呢?

  孙海鸣坦言,一开始他对参事也不是很了解,直到担任参事后,参与了几次会议讨论,才逐渐明白参事的意义。

  “参事的主体功能是根据《政府参事工作条例》所制定。参事的主要职责是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咨询国是、民主监督、统战联谊。”孙海鸣介绍,“参事必须以更专业化、更具可操作性的角度来参政咨询,使政府部门可以采纳。”

  政府参事具体的一些优势是其他智库望尘莫及的。孙海鸣表示,参事的建议以“直通车”的方式向政府领导报送,通过这个平台,参事的各种建议可以无障碍地直达领导案头。

  “直言直谏是参事工作的生命力所在。推动政府工作,影响政策制定,促进社会全面健康发展,则是参事工作的目标。”孙海鸣坦言,比起之前从事的咨询工作,参事的工作是一份新的挑战,“现在光有建议还不行,要真正确保建议落地,转化成可操作、可实践的政府实施方案,是需要大量调研,事先要下很大功夫的。”

  展望上海新未来

  回眸近几年,上海有关教育卫生、经济发展的多项重大决策,都凝聚了参事们的智慧。采访中,孙海鸣就上海城市发展也提出了自己想法。

  孙海鸣认为,上海作为一个经济中心,无论从产业结构体系,还是工业基础来说,都具有雄厚的技术积淀,“大家都在说深圳在信息化制造方面的发展迅速,但我认为上海的工业历史和各类学科综合的优势更明显。比如说上海科学技术方面的研究面更广,医药、航空、智能制造等行业一直紧跟世界‘潮流’。”

  孙海鸣相信,上海目前正处于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在不久的将来,上海一定能在全球科创中心建设、新兴制造业发展等方面实现突破,起到全国排头兵作用。

  (东方网记者徐群立专访孙海鸣参事并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