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江海洋:新任参事的“百年大计”

发布时间:2017/12/20 17:29:24

  说起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导演江海洋,这位中国电影实力派的“第五代导演”,无疑是当前上海电影、电视导演中的领军人物。其执导的《最后的太阳》《一无所有》《高考1977》等电影及电视剧《婆婆媳妇小姑》《一江春水向东流》《生死卧底》等电视剧曾经感动了无数观众,至今仍深受观众喜爱。

  2016年11月2日,江海洋和其他8位不同领域的专家一起,从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手中接过聘书,同时也接过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成为上海市政府最新一批参事。“参事”一词,中国古已有之。董仲舒《春秋繁露•官制象天》中说“备天数以参事,治谨于道之意也”,其中的“参事”即谓“参与国事、政事”之意。

  相比其他参事大多来自于科研院所的专业背景,江海洋身上的文艺界标签令他倍受关注。一年多来,导演江海洋的参事生活可谓马不停蹄。依然与钟爱一生的电影事业有关,身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江海洋怀揣着对于故土的赤子深情,用他的一己之力奔走呼号,想要为这座城市的“后一百年”留下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一个城市的起飞,一个翅膀是我们曾经的一百年,另一个翅膀是我们未来的一百年,我们今天是机身。如果没有前面一百年,就没有现在上海的文化积淀。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经过一百年以后,我们的后代说,我们的老一辈牛。我们今天对我们的前人留下的上海梦,赞叹不已。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后面一百年,也像我们的祖先留给后人的一样。”

  正宗上海人拍地道上海味电影

  作为中国电影的发祥地,上海和上海人曾经不计其数地出现在各类影视作品中。透过那些镜头,上海动辄就是十里洋场纸醉金迷,上海人动辄就是自私自利娘娘腔。在江海洋看来,“外人视角”所表达的上海,有些是曲解,有些被误读。

  1998年,从小在弄堂里玩耍、喝黄浦江水长大的江海洋,执导播出的《婆婆媳妇小姑》红透全国,这部反映上海人家长里短的电视剧正式开启了中国婆媳剧的先河,并绵延至今。如今,62岁的“上海土著”江海洋再次把目光聚焦到这座城市,正在筹备拍摄一到两部“正正经经写上海人、写上海生活的电影”,剧本已基本成型,三十年代的上海,不仅有家长里短,更是“有家有国,惊心动魄”。

  “现在有些家庭,小孩听不懂爷爷奶奶的上海话,才隔了一代人,这座城市的母语居然成了‘濒危语种’,我要让孩子们知道你爷爷辈的上海是怎么样的。”之所以选择“爷爷辈”的时代背景来拍摄上海,江海洋有自己的考量:“文化一定是要隔一段时间来谈的。当下的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它形不成文化,只有当逝去的那一段东西被固定下来了,它的文化积淀才在里头。”在江海洋以往的作品里,始终贯彻着一种文化担当。这一次,他要给下一代、再下一代的上海人留下可以作为历史参考的影像资料,“记录我们这一代人对我们上一代人的记录”。

  “所以我准备全部用原汁原味的上海话来拍,可能用的全是上海演员,或者是会说上海话的。”在江海洋看来,我们今天通过流传下来的文字记录只能想象古人的生活场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当时的日常对话不会是“之乎者也”的文言文;一百年以后,人们想知道自己的上海话说得正宗不正宗,想知道以前上海人的日常起居、吃穿住行,不再需要凭空想象,有这样一部地道上海味的电影可以进行参照比对。“拍这个不在于当下它卖多少钱,在于我们能为历史留下什么真实的东西,这也是电影的意义所在。”

  提议上海建立电影高科技基地

  在中国电影百年发展史上,上海电影曾创造过辉煌的文化成就,对中国社会发展、历史进步做出过杰出贡献。“未来全世界影像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们谁都不知道?但是,电影技术一定是至关重要的,谁占领了这个高地,谁就有话语权。”肩负参事新身份的江海洋,递交的第一份建议就是关于“建立上海电影高科技基地”。方案送到市政府的当天下午,时任市长杨雄亲笔批示:“江海洋参事的建议很有见地,请经信委、发改委、上海市文广局立刻组织力量调研实施。”

  在江海洋的脑海里,这是一个以电影特效为中心的庞大计划。首先,搭一个可以同时容纳多组场景的高科技特效摄影棚,加拿大有10个类似的棚,但仍然一“棚”难求,使用档期排到一年后,因此加拿大已成为新兴的世界电影拍摄聚集地;其次,建一个研发中心,广发英雄帖,引进世界级水准的电影高科技人才,提供研发实验室,摄影棚也向他们开放使用;同时,办一所只教高科技特效制作的专门学校,课堂就是摄影棚、实验室,老师就是摄影棚、实验室的使用者,等三个月一部电影拍完,学生对从特效图纸设计开始一直到最后完成的整个流程都基本掌握了。

  继续往下延伸,还可以建起电影高科技影像体验中心、衍生产品设计中心和世界电影特效博物馆。江海洋举例说,假如最新版《变形金刚》尚在摄影棚里特效制作,部分片段和幕后花絮却可以在体验中心“先睹为快”,一定会有影迷愿意买张门票看一看。同样的,世界著名电影的各种特效都能在一个博物馆内集中展示,这种前所未有的博物馆对影迷而言也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如果这些都能实现的话,世界电影特效协会总部会考虑在上海共同设立一个世界电影特效‘上海金奖’,相当于电影特效的奥斯卡。那么,以后全球电影高科技的话语权、发布权和业界向往的那个权威领奖台,就是我们上海。”

  “当下的上海,是历史上最好的上海。在中国电影成为全球最大市场的进程中,上海的区位优势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的。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给上海带来的历史机遇,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日长夜大,给上海重新成为中国电影‘半壁江山’的最好时机。上海不能再用以往单一的‘投入产出’的思维模式来考量‘建立全球电影高科技研发中心’的项目。”“经济的全球化,必然带来‘知识创新’的全球化,上海在全球电影高科技发展的进程中,再也不能缺位或滞后了”……滔滔不绝说完这些设想,江海洋难掩兴奋之情。他坚信,在上海加快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征途上,曾经占据中国电影半壁江山的上海电影,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就在眼前。

  (东方网记者黄丽春专访江海洋参事并撰稿)